公司新闻
行业资讯
 

    最新信息

小洗涤厂承包酒店洗涤任务:简易板房即是车间
发布时间:2012-12-29 浏览次数:2642次

2012年12月20日09:59 来源:舜网-济南时报T|T

    

上图:工人徒手折叠熨烫好的床单

上图:工人徒手折叠熨烫好的床单

中图:小企业回收的床单等布草直接堆在泥水里

 中图:小企业回收的床单等布草直接堆在泥水里

下图:车间的地上铺着一块布,洗干净的床单将在这里被打包。 本报记者 摄

下图:车间的地上铺着一块布,洗干净的床单将在这里被打包。

    被人们视为经济快捷的连锁快捷酒店,里面的床单、毛巾等用品清洁吗?济南市消费者委员会等全国22家消费维权单位联合发布的《城市快捷酒店公共用纺织品安全状况调查报告》显示,全国范围内抽查的快捷酒店六成床单、浴巾、毛巾卫生不达标。分析认为,快捷酒店的公共用纺织品不卫生,主要是因为酒店将洗涤业务外包,同时又缺乏相关验收检查手段。

    济南有40余家从事洗涤服务的企业,承担着几乎所有酒店、医院的床单、毛巾、服装(业内称为布草)的洗涤业务。这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行业,却也是一个很“低调”的行业。只要上齐设备,不需太多手续即可开办洗涤公司;不需要太多技术,没有统一标准。“这个新兴的行业有太多混乱,规范势在必行。”一位从事洗涤业10年的企业主表达了大部分企业的心声。

    快捷酒店的清洁之忧

    经过多方打听,记者得知生产路附近有多个从事洗涤业务的商家,主要给济南的连锁酒店、宾馆洗涤布草。12日,记者来到这些商家聚集的大院,以寻求合作的名义进行探访,发现多家快捷酒店在此洗涤布草,看似齐全的洗涤流程中存在很多问题,消费者对酒店床单、毛巾等卫生状况的担忧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镜头一

    工厂大院“住”满小洗涤厂

    大院“藏身”在一片居民楼和商住楼中,门外是一条双车道,路两旁是商店和饭馆。从院内的设施看,这里曾是一家企业的大院,有一定的年代。院子约有四五百平方米,四面的平房里“住”了大大小小将近20家商户,有的开烧烤店,有的出售五金件。

    循着萦绕的蒸汽,记者走到大院西北部。这里的地面没有硬化,沙土地上散落着旧铁架、破布。六七辆面包车停在院中,不时有工人从车里搬出一个个大包。走近一看,这些五颜六色的布包里装的是宾馆里常见的白色床单等。

    记者绕着院子走了一圈,看到这里大约有10家洗涤厂,门外没有任何标识,车间就位于平房内,有的位于简易板房中。这些洗涤厂规模都不大,车间只有一两间屋,有的屋外还架着冒蒸汽的锅炉。由于位于大院深处,除了工人很少有人走进这里。

    镜头二

    脏布草堆在泥水里

    院里有多处积水,泥泞不堪。在院子西北角,一间洗涤厂前淌出大量污水。污水颜色发红,还泛着泡沫,深可没过鞋面,阻断了道路。

    记者又走到院子北侧的一排洗涤厂前,看到工人正在从三轮车上卸货。卸下来的布草包被扔在地上,床单从没系紧的包里散落出来。在离这堆布草包不到一米的位置,有一大摊污水已经渗到了布草堆下,放在下面的几包布草上沾满了泥水。附近的地上,扔着一些皱成一团的床单,一排车轮的泥水印延伸到车间里。

    记者以谈合作的名义进入厂房,发现这家厂房分为内外两间,外间一侧堆满了脏布草,一名40多岁的工人正在将布草分类。另一侧是一个大操作台,另一名工人正在折叠一批工作服。“这是洗好的。”这名工人告诉记者。

    镜头三

    徒手折叠洗好的床单

    走进里间,记者看到几台大型设备正在运转,隆隆的声响让人很不适应。一名工人正从一台打开的洗衣机里搬出洗好的床单,装进一个盖布的推车里。“我们给一家连锁酒店洗。”他告诉记者,因为厂子小,不敢接太多活,怕忙不过来。

    他指着车间里一个很宽的机器说,洗好的床单,还要放进这台烫平机里。记者走近看到,这台机器“吐”出平整的床单后,两名女工在一旁将床单叠起。“这样就干净了。”女工说,这些叠好的床单会被重新打包,等待第二天运走。记者看到,一块布直接放在地上,上面有一小摞叠好的床单,而车间的地面有斑斑点点的污迹。

    不被了解的行业

    “服务业的服务业”

    “酒店、宾馆、医院是服务业,我们就是给服务业服务的。”李明(化名)用这样一句话介绍他的职业。1998年他就从事布草洗涤行业,算是行业里的“老人”。

    1998年布草洗涤还不能算一个行业,企业数量少,规模也都比较小。近年快捷酒店的迅速生长,才让济南的洗涤公司一下多了起来。现在济南有40多家洗涤公司,给全市1000多家酒店宾馆洗涤布草。

    洗涤公司的工作时间表很固定:下午三点左右,货车去各酒店收来布草,清点后按程序洗涤。第二天上午,将洗干净的布草运回酒店。由于酒店每天都要换干净布草,他们的工作也不能断档。因为处理量大,夜间加班是常事。

    “一天也不能停,没有节假日。有时候酒店太忙,我们送去新床单还要帮忙铺上,布草有损耗还要赔偿。有时洗完一批布草赚的钱还没有赔偿多,但是不能有怨言,不想干立马就有别人来干。”李明说。

    “一天能洗几千套。”李明口中说的“一套”,是指床单、被套、毛巾、枕套、浴巾、地巾六件套。他的公司在济南属于规模比较大的,承接多家星级酒店和连锁酒店的布草洗涤。

    “工作条件非常恶劣”

    记者跟随李明走进他的厂房参观,在这个几百平方米的空间里,摆放着十几台大型洗衣机、烘干机、烫平机和折叠机。大部分机器都在运转,从洗净到折叠是全自动的,工人忙着搬运叠好的布草。他告诉记者,为这些设备,他投资了几百万元。“从事这个行业的辛苦,外人很少知道。”李明向记者讲述着他的经历,唏嘘不已。“用工是一个很大的难题。”2010年入行的刘金(化名)对记者说,他从事过多个行业,但工作条件都不像这个行业一样“恶劣”。

    因为洗涤过程中多次需要用高温去污、消毒,所以蒸汽是必不可少的“原料”。这些洗涤公司经常扎堆在热电厂附近,依靠热电厂输送的蒸汽运转。“现在是冬天,在车间里只感觉很温暖,如果是夏天,里面能达到40摄氏度,开空调也没用。夏天车间里西瓜、冰棍是必需品,工人们常说‘到外面太阳底下凉快凉快去’。”刘金开玩笑说,因为常年处在高温的环境中,他现在适合在赤道附近生活。“这样的高温很少有人受得住,年轻人没人愿意干这个。”记者了解到,即使给出的工资比较高,但还是很难招到“技术型”工人,所以厂里工人以中老年人为主,而且多是农村人。一到农忙时节,厂里更是会闹“人荒”,老板们也要到酒店去收床单。

    亟待破解的困局

    高能耗下的低附加值

    这个行业利润如何?“成本上涨太快,利润空间越来越小。”李明回答。“水、电、人工、蒸汽这些费用都在上涨。”他坦言,洗涤行业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,只要有设备就能生产。小规模的厂家自己烧锅炉,投资二三十万也能做生意。

    虽然入门容易,但是消耗也是惊人的。“正规的洗涤程序步骤很多,经过预洗、主洗、漂洗、中和、柔顺等几个程序,需要加入多种洗涤材料,过水5到6遍,通常要消耗好几立方米的水。”李明表示,现在各项费用比1998年平均翻了三番,算下来洗涤一套布草的成本在7元左右。而他们之前的报价一直是5元一套,这个价格已经维持了近十年。

    几年前,洗涤公司曾想涨价,不过没有成功。“因为经济型连锁酒店比较强势,你要涨价,他们就立马换人,反正有的是人抢着做。”刘金无奈地表示。

    前几年不涨价,企业只是利润减少,但如今已到了赔钱的地步,无奈之下企业只好统一涨价。“一些酒店不同意涨价,就将布草运到外地的小厂去洗,我们也没有办法。由于行业没有门槛,有大量不正规的小厂家能给出较低的价格,正规公司只能干着急,接活吧,赔钱;不接活吧,设备闲置也是浪费,很矛盾。”刘金说。

    缺失的行业标准

    出现大小规模厂家“争食”现象,原因在于没有行业标准,也缺乏监管。卫生部门会定期抽查宾馆、酒店的布草卫生状况,但没有人来直接监管他们,很多小厂甚至都没有经营许可证。

    “医院的布草要求更高,污染区要和清洁区分离,防止交叉感染。”从事医用布草洗涤的陈峰(化名)告诉记者,济南目前有四家医用布草洗涤厂,但真正能实现二者分离的却不多。而且,注册前不需要审批,经营范围直接注册为“洗涤服务”,也就是说,只要有洗涤服务资质的公司都可以从事医用布草洗涤。

    与多位洗涤公司负责人交谈后,记者了解到,即使是注册的洗涤公司,经营范围也可大可小。有的注册为“纺织品洗涤”,有的注册为“清洗服务”,有的注册为“洗涤服务”。“只要我愿意,连楼房都能洗,经营范围摆着呢。”一位负责人表示。

    记者了解到,2007年国家曾出台《洗染业管理办法》,对洗染行业进行了规范,但《办法》中针对干洗店、洗衣店规定较全,对于公用布草没有明文规定。济南市卫生监督所相关负责人表示,他们会对酒店、宾馆的布草进行抽检,但对于洗涤企业,他们没有相应的规定作为依据进行检查。

关闭
   
地址:广州市番禺区迎宾大道敏捷上城国际商务中心3栋704室 电话:020-37579459 87384700 传真:020-87384700 E-mail:gzbxl888@126.com
广州市宝西隆清洁用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